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下推进人民防空改革发展
发布日期:2018-01-18 浏览次数: 字体:[ ]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诸多新观点、新举措,对今后一段时期治国理政做了新部署,描绘了党和国家发展的美好前途,以及人民美好生活的前景,沁人心脾、催人奋进。

当前,全党上下都在认真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期更加坚定理想信念和奋斗目标,更加激发斗志和热情,更加明白党的自身建设和严格管理要求等等。作为一名从事人防工作十几年的普通党员,联系多年来的工作实际,通过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有一些感悟。

一、人民防空发展必须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人民防空核心任务是动员和组织群众采取防护措施,防范和减轻空袭危害。空袭危害毫无疑问是国家安全危害之一,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维。要以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要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基于这一总体国家安全观,人防人应通盘考虑人民防空在总体国家安全建设中的地位、分量,轻之易怠而不可,重之易过也勿取。先且不论空袭发生的概率、破坏大小和惨烈程度,仅就人民防空是居安思危、防患未然的工作,是涉及国家发展和安全利益的工作,是关乎人民安全的工作。加强人民防空建设,持之以恒地做好人民防空准备,无疑是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必然需要,所以人民防空工作不能废,正如习总书记所说“人民防空是国之大事,是国家战略,是长期战略”。同时,应该把人民防空放到国家的野战防空、要地防空、人民防空等国家总体防空体系中去统筹和运作,不可轻视。再者人民防空是一种被动的防空袭行动,重在空袭前的情报获取和行动研判,采取适当行动对策减轻空袭危害,重在空袭后的抢险救援与人民大众正常生产生活的恢复,没有主动反制空袭的体制机制保障,以及相应的措施、手段,也没有主动反制的能力。

二、人民防空发展必须适应时代发展特征。世界一直在变,新中国面临的战争和空袭威胁也一直在变,人民防空也应该变。从建国初期应对国民党政权的空袭和朝鲜战争空袭威胁而发展起来的人民防空工作,随着这些威胁的减弱而被弱化。上世纪60年代开始,意识形态敌对国家对我国的军事威胁,以及前苏联霸权主义的军事威胁越来越突出,因应国家发展战略布局调整的“三线”建设需要,人民防空工作重新被得以重视。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人民防空工作逐渐走入了统筹和适应经济社会发展,与城市建设相协调的道路。十九大报告指出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在这种充满变数和挑战的格局里,人民防空还需要变革和创新。怎么变,变成什么样,需要先分析和承认一些现实,理性锁定变革发展的方向。个人以为:能对我国发动战争,采取空袭的潜在对手是哪些,分布在哪里可以分析出个一二三;我国已经不存在无甄别、大机群、低临空轰炸威胁的可能是国家自信;发动化学武器战争作为反人类行为已经被国际公约所禁止; 核打击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拥核大国来讲是极小概率事件;从近年来的局部冲突中,已经能看清未来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打击对象从杀伤有生力量演变为破坏重点目标的战争脉络;未来空袭作战模式应该是非接触、精打要害式的模式;我们国家的防空体系由野战防空、要地防空、人民防空等构成综合防空体系,在这种体系里,人民防空作是一种被动的防护,而不是一种对抗式防护,其关键在减轻空袭危害。

适应这种时代发展的大格局,人民防空职能、建设发展指导思想、主要内容、发展模式、管理模式、行动模式等的调整优化变革可能都是应该和必须的。

三、人民防空改革发展依然任重道远。十九大报告强调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籓篱,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国防是全民国防,人民防空是国防的一部分, 十九大报告还确定要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要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对照这些目标,分析我省人防发展现状,必须承认我省人民防空改革发展任重道远。固然无论怎么肯定我省人防过去几十年的成绩都不为过,但正如十九大报告所述,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国防现代化建设的大格局、大维度出发,从国家到省,再下到市、县,新时代人民防空工作需要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如人民防空的防护重点需要由城市演进为城市和重要经济目标并重;人民防空防护手段建设需要由以工事防护为重点逐步转向以信息防护为重点;疏散掩蔽更需要突出紧急情况下的人员就近疏散掩蔽和重要经济目标核心部位和系统模块的掩蔽;需要从全面设防往重点设防调整;需要从单一防空袭向防空防灾深度融合方向发展;需要从注重建设为重点向注重协调监督和服务方向发展。

省民防局指挥通信处副处长  陈贵来